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海外农村研究

中国与加拿大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差异性分析

作者:丁香香  责任编辑:于佳佳  信息来源:《世界农业》2019年第5期  发布时间:2019-05-30  浏览次数: 170

【摘 要】现代农业是中国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中国农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本文通过对比,分析了中国与加拿大农业现代化发展在生态农业、规模农业和科技农业上的现状,并针对具体指标比较了两国的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分析了中国现代农业化发展缓慢的原因,并借鉴加拿大农业发展的经验提出较为完整的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建议。

【关键词】农业现代化水平;生态农业;规模农业;科技农业;政策制度


1引言

农业现代化是一个将农业的发展与现代意识相结合的动态发展趋势,农业现代化发展意味着将传统农业与现代科技有机融合,以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农产品的品质,进而提高农业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1]。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农业现代化发展已经成为世界农业发展的主导方向。舒尔茨认为农业现代化是技术、资源、资本的结合体[2],并有研究预测到2100年全球的城镇化率将达到75%,对粮食的需求量将达到50亿t[3]。由此可见,未来几十年要使全球赖以生存的粮食产量大幅提高,必须促进农业现代化发展。

农业现代化发展是一种动态的可持续的发展,是全世界农业研究领域的热点。20世纪70年代,美国学者莱坦研究表明美国农业现代化的重点在于机械化生产,而由次郎研究结果发现日本农业现代化的重点在于科技的应用以及农业科技的投入,但两国均通过集约化生产模式实现了农业现代化[4]20世纪80年代,诺斯提出生产制度改革,可通过提高土地利用率促进农业现代化进程[5]。关于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的研究,英克尔斯针对发展中国家提出了评价现代农业化标准的11个指标,并得到了广泛应用[6]

中国最早研究现代农业是在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起初是对农业机械化的研究。为了提高农业生产力,农业耕作制度面临重大改革,机械化成为耕作的必然结果[7]。随着苏联电气化规划的完成,中国开始了电气化革命,并陆续开始了水利化改革[8]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开始对农业现代化进行研究,就中国的经济、技术和生产条件对实现农业现代化的途径,与工业发展关系及改革的重点进行了讨论[9]。刘恩钊和林兆木认为农业集体化是农业现代化的基础[10]ZhangSong认为中国不应该走农业集体化的道路[11];蒋和平和崔凯认为农业科技是促进农业现代化的必要条件[12];薛亮针对土地问题提出中国农业现代化应该体现在农业规模上,更好地提高规模效益[13]。随着中国现代农业的发展,不少学者的视角转向对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水平研究上。夏春萍和刘文清研究表明工业化、信息化和城镇化的发展能够带动农业现代化发展[14];廖亚斌和屈孝初、辛岭和蒋和平通过构建农业现代化指标体系对其发展水平进行评价[1516];姜会明等采用因子分析法对中国不同省份的现代农业发展水平进行比较,并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17]

农业是加拿大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早在20世纪40年代基本实现了农业机械化,60年代已步入农业现代化[18]2004年加拿大农业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出口额达到240亿美元,近10年来,农业综合企业成为农业发展的主体[19]。据加拿大新闻报道,加拿大农业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工业方法,且法规体系较为完善,重视农业科技和教育的投入,政府投入较多的资金用于农业发展,并在过去的100年推行了多个针对农业保险和农业信贷项目的农业政策,保障了农业现代化发展。

中国与加拿大都是农业大国,拥有较大的国土面积和历史悠久的农业文化。对于中国来说,加拿大也是重要的农业合作国。加拿大地处北美洲,拥有丰富的农业资源和自然资源,耕地面积广阔,人口较少,农业生产力较为发达,农产品出口量占全球比例较高,这些条件促进了加拿大现代农业的快速发展。相比而言,中国人口众多,耕地质量差异较大,地形相对复杂,在现代农业发展中尚存在许多问题。鉴于此,本文对比分析了中国与加拿大现代农业发展的生态农业、规模农业和科技农业,针对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实际情况,借鉴加拿大现代农业发展经验,提出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对策建议。

2研究区概况

中国地处亚洲东部,其长江和黄河流域是世界农业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中国总耕地面积约1.22亿hm2,但人均耕地面积仅约0.1hm2,占世界人均耕地的33.3%左右。目前,约1/2的劳动人口需要依靠农业解决就业,因此农业对中国来说具有重要地位,现代化农业的快速发展直接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

加拿大是北美洲的农业大国,处于北温带,气候差异较大,国土面积约998.47km2,其农业用地面积约58707hm2,耕地面积约6800hm2,人均耕地面积约1.8hm2,是中国人均耕地面积的18倍,农产品出口量居世界第三。加拿大地势从东到西逐渐升高,东部为丘陵地区,西部为山区,自然资源比较丰富,适合发展农业。加拿大的农业发展重视对先进科技的应用,其机械化水平和科技化水平都比较高,生产力水平也较高,是全球农业高度发达的国家之一。

3中加农业现代化发展差异比较

3.1加拿大农业现代化发展现状

农业发展在加拿大经济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加拿大从纯农业国发展为世界经济发达国家,但农业仍是备受重视的产业之一。加拿大农业现代化水平主要通过生态农业、规模农业、科技农业和经济发展来体现,农业现代化发展离不开社会服务体系的支撑、政府的资金投入和政策的支持。

在生态农业建设方面,加拿大具有优越的自然条件,其粮食主产区土壤中有机质含量约占8%,为农业高产出提供了物质基础。为了实现耕地的可持续利用,加拿大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推行耕地保护性技术,在80年代得以大面积推广,该技术包括免耕、杂草病虫害的控制和土壤深松等核心技术。随着保护性技术的推广,保护性耕地面积逐渐增加,以艾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为例,保护耕地面积已达70%[20]。为了促进生态农业的快速发展,加拿大政府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并制定了相应的政策体系适应生态农业的发展。20世纪30年代制定了《草原农场复兴法》以改善草原质量,80年代后期制定了《环境保护法》以控制农药和化肥的使用量[21]2008年加拿大政府制定了“未来增长的政策框架”,随后成立了农业环境保护机构。为了提高生态农业土地利用效益,加拿大政府构建了农业用地补偿机制,该机制更加注重农场主的收入情况、农民收入、耕地的可持续利用以及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形式上主要通过激励考核,以改善生产条件为目的。该补偿规划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加拿大南部地区和与美国接壤的地带,其贯彻实施为加拿大生态农业发展提供了经济保障。在生态农业发展政策上,加拿大政府提出少用或不用化肥和农药,提倡有机肥和生物防治。目前,加拿大95%的温室大棚已采用生物防治,而5%采用生物农药进行防治。此外,为加强对农药和化肥使用的管理,加拿大联邦及各级政府明确各级责任,要求农药的使用者必须持有相关证书和实施许可证,销售人员必须定期进行农药法规课程培训,以保证农业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22]

在规模农业建设方面,加拿大的种植业并非块状耕地,而是在政府统一的规划下因地制宜集中种植,其农业生产单元是农场。截至目前,加拿大的农场数量约为25.4万个,其中小型农场约占83.6%,中型农场占14.2%,大型农场占2.2%,平均规模都大于300hm2。农场规模的扩大要求机械化程度的提高,所有农场基本实现了机械化生产。加拿大农场集中于南部,与美国毗邻地带较多。根据气候类型将加拿大划分为4个农业区域,其中最重要的农业区位于艾伯塔、萨斯喀彻温和马尼托巴3个省,即“大草原地区”,该地区占总耕地面积的80%,内部有大约2000hm2的牧场,每年生产的麦类作物达6000t;大西洋地区以种植经济作物为主,并进行食品加工;中部地区为人口密集地带,集都市与耕地为一体,耕地主要出产玉米、水果等,也是食品加工的主要地区;太平洋地区气候较为湿润,主要生产粮食、饲草、块茎作物及油菜籽等,类似于中国的东北部地区。

在科技农业发展方面,加拿大农业部对科研机构进行改革,调整研究的方向和布局,要求根据研究领域设置研究中心。例如,针对半干旱草原进行育种和抗旱管理,根据农产品加工方向建立研究中心,提高科技资源的配置效率。在农业科技体制改革中,首先通过压缩科研项目使人员裁减达到25%,并根据项目的重要性、发展方向、资金支持等因素对项目的可开发性进行评价,实现项目资金的有效利用。此外,加拿大政府注重对农业科技的转化和应用,鼓励科研单位申请专利,并尽快投入市场进行生产。例如,在作物研究领域,每年研究1520个抗性小麦新品种;通过提高水果的抗冷害能力,提高了加拿大水果的市场竞争力;开发了多种作物的生物防治方法。

3.2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现状

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探索生态农业建设,经过20多年的发展,生态农业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中国生态农业县试点建设以及富民家园计划是一项创新的计划,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中国的生态农业不单纯是生态方面的建设,而是农业生态与经济的复合体,通过设计生态工程将农业资源、环境和经济协调起来共同发展,包括生态旅游与生态农业共同发展的模式。例如,浙江省特色小镇的建设,沼气、厕所、猪舍、温室“四位一体”的能源模式,著名的“赣州猪—沼—果模式”和“恭城模式”等。目前,全国不同类型级别的生态农业试点已超过3000个,其中包括51个国家级试点县、100多个省级试点县,生态农业建设示范区超过700hm2。在政策方面,中国制定了30多项环境保护和农业资源管理的法律,以及2000多项国家农业技术标准。中国生态农业发展具有先天的优势。首先,中国山区人口较多,发展水平较低,沿袭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会更容易接受生态农业的生产方式;其次,中国农业人口约占总人口的67%,随着农业机械化水平的提高,农业劳动力过剩,发展生态农业可以缓解就业压力。尽管中国生态农业发展较快,但其发展还存在较大的问题。在发展规模上,中国生态农业的发展虽具有创新性,却大多独立发展,规模较小;在技术体系上,支撑生态农业的科技基础较为薄弱;在发展方式上,中国相对于加拿大来说,对资源和环境的依赖性较大,农业污染严重。因此,中国的生态农业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和发展。

邓小平提出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中国农业改革和发展的第一个飞跃,规模农业的发展是第二个飞跃,而中国的农业发展正处于第一个飞跃与第二个飞跃的过渡阶段。据统计,全国共有农业机械合作社约7万个,其中示范社464个,注重数量与质量的并行发展,这些合作社实现了农户个体经营向集体经济发展的过渡,对农业现代化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目前,中国规模农业的发展还受到一定条件的制约。从政治因素来看,中国以农业为主,农业人口占67%左右,集体经济的发展导致农业劳动力过剩;从耕地面积来看,中国永久性耕地占8.1%左右,而加拿大仅占0.3%左右,中国耕地的可修整性很低。此外,水资源条件、社会收入差距以及户籍政策等都是影响生态农业发展的因素。

自科教兴国战略实施以来,中国的科技农业蓬勃发展,政府逐渐加大对农业科研领域的投入,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成为农业科技发展的主要动力。中国目前正处在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的过程中,国家也加大了对农业科技类研究机构的投入力度,并在各领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例如,王辉教授通过标记辅助选择育种提高了小麦品种繁育的速度,袁隆平教授培育出超级杂交稻,并得到广泛种植。为了促进科研成果的应用,学校设置专业硕士学位,政府设置农业推广机构10万多个,其中专业推广人员超过70万人,县级以下机构超过95%。但从整体上看,中国农业科技发展仍存在一些问题,据资料统计,国际重点学科较少,占总学科的21%左右,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此外,科技成果的转化率较低,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加拿大的50%左右。中国农业生产的劳动力主要是农民,其知识水平相对较低,技术能力有限,因此,中国农业生产效率与加拿大相比存在较大差距。

3.3中加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的综合比较

为了定量分析中国与加拿大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的差异,对中国与加拿大农业发展水平进行综合比较,参考辛玲和蒋和平[16]研究现代农业的指标体系以及学术界对现代农业建立的几条标准,要求科技对农业贡献率大于80%,农产品商品率大于95%,农业投入占总产值的比例高于40%,农业劳动力比重小于20%。根据以上标准,本文以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为研究目标,从农业生产体系、生态发展体系和政策支撑体系3个维度展开分析,指标层涵盖生态农业、规模农业和科技农业3个方面,共13个现代农业化发展指标。各指标的数据以2016年为主,所有数据来源于2016年中国统计数据、加拿大官方网站(https//www.statcan.gc.ca/eng/start)以及OECD的统计数据(http//www.oecdchina.org)。其中,综合机械化水平用主要作物的综合机械化程度表示;农业劳动生产率用人均GDP进行衡量;农产品商品率即出售的粮食数量与总产量比值,用中国各地粮食商品化程度的平均值表示。中国其他数据以统计数据为准,加拿大数据参考官网统计数据和现代化国家标准,各指标的详细数据见表1

通过表1可知,从整体上来看,中国现代化农业发展处于相对落后的情况,农业劳动生产率水平以及机械化、信息化和科技化程度相对较低,农业政策支撑力度相对较弱,尤其是农业保险深度和科研投资强度指标相差很大,建议政府完善农业相关政策,为现代农业发展提供政策上的保障。但是,中国具有发展现代农业的优势,耕地面积广阔,中国耕地面积为12200hm2,而加拿大耕地面积仅为6800hm2;此外,中国农业劳动力十分充足,有利于发展多种模式相结合的生态农业。


1 2016年中加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比较



4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缓慢的原因

4.1农业资源紧张

农业人口比例大、耕地面积不足是中国的基本国情。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农业用地面积逐渐减少,耕地面积更加紧张。据数据显示,1996年中国耕地面积约1.3亿hm2,而2016年统计为1.2亿hm2,下降了0.1亿hm2。此外,耕地面积分布不均衡,其中38%的耕地资源分布在长江流域,而62%则分布于水资源相对匮乏的淮河流域及以北地区。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生态环境逐渐恶化,土壤退化严重,耕地难以得到休整,化肥和农药的施用使水污染加剧,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面临着资源和环境的双重压力。

4.2农业发展基础薄弱

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缓慢,除资源因素外,自身基础薄弱是制约整体现代农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首先,农业的产业化水平较低。中国相对于农业发达国家,农业产业链不够完善,农产品加工程度较低,而且龙头企业发展程度与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企业与农民利益关系较远,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建设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其次,农民整体素质有待提高。农民是国家农业进步的动力。据统计,中国农业劳动力中初中文化水平者占50%,小学文化水平者占37%,劳动者的文化水平会限制劳动者思维的发散,影响现代农业发展进程。第三,农业基础设施和机械化水平限制了农业劳动生产效率的提高。从表1可知,相对于加拿大的现代农业发展水平,中国农业科研投资较低,基础建设较为薄弱,机械化和信息化程度都有待提高,这些都是影响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关键因素。

4.3农业科技化程度较低,科技利用率不高

中国科技创新能力有待提高,科技转化程度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说较低,对农业贡献率也不高,不能满足农业现代化发展对科技的需求。从科技利用率来看,中国农业科技的推广率和普及率都较低,而且不同专业科技水平的差距较大,发展不平衡。此外,农业科技投入有待提高,储备不足,每年取得重大研发成就的项目很少。这些问题说明中国现代农业的发展面临着农业科技方面的巨大挑战。从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需求来看,中国发展现代农业必须依靠农业科技,坚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尽快转变生产方式,提高农业资源的利用率,充分发挥农业科技在农业生产中的作用。

5加拿大现代农业发展经验对中国的启示

5.1扩大农业规模经营,健全土地流转体系

中国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保障了农民使用土地的权益,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但是该制度并未扩大耕地的经营规模,而是导致分家分户小块种植。相比于加拿大农场经营模式,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中国农业人口较多,且农业就业人口比重较大,导致耕地规模很小。为了适应区域化生产需求,建议根据新的土地管理条例,逐步实现耕地规模扩大化经营。可以采用土地流转、入股、置换、外租等方式扩大农户的耕地面积,并定期对农民进行知识普及,推广先进农业技术,培养懂技术、通经验的农民,为现代农业发展储备技术人才。

5.2完善农业产业体系,延长产业链

发展现代农业的关键一环是建立完整的农业产业链。首先要打破传统观念的约束,树立产销一体化的观念,形成生产—加工—销售—服务一线化的发展,生态与价值并存的农业产业链。首先,根据人均消费水平和产生的多样化需求,生产出适应需求的不同物质产品,促进种植业、养殖业和特色产业的快速发展。其次,发展农业龙头企业,生产具有竞争力和高科技含量的农产品,并发挥带头作用和品牌优势,形成一定的规模,带动当地农业经济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缓解富余的劳动力压力,成为国家的骨干企业。在加拿大,农产品加工业是经济发展的主要组成部分,而中国农产品加工业相对薄弱。因此,应积极推行企业农户、产销加工、农贸合一等多种农业发展模式,完善企业和农户的经济权益保护机制,提高中国农产品加工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程度。

5.3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政策支撑

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基础。加拿大政府对农业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总投资的2.23%,而中国政府对农业的投资力度仅为加拿大的1/2左右。借鉴加拿大发展现代农业的经验,中国应对农业投入大力资金用于基础建设,支持农田水利建设;鼓励农民因地制宜发展休闲农业和生态农业,加快对节水设施的改造,提倡滴灌和喷灌技术;将农民生产问题对接科研人员,确保研发的目的性和针对性。此外,还应加强对农业信息平台的建设,提高对农业信息的利用率,学会利用信息资源解决农业问题。在政策支撑上,应加大对农业生产的补贴,完善农业保险的保障机制;必须提高农业科研投资的强度,重视科技发展,完善管理制度;对农业贷款的经营者提供适当的优惠政策和补贴,保障农民收入,推动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


参考文献:

[1]赵天宇,韩佳秀,王佳弛.现代农业化技术在农业种植中的应用[J].南方农机,20164710):64.

[2]雷红梅,牟子平,吴文良.农业结构类型、资源效率及可持续发展的技术对策[J].世界农业,20048):16-19.

[3]虞小曼,虞龙.中美加农业现代化对比研究[J].世界农业,201711):65-68.

[4]曹阳.中国土地规模经营对农产品出口竞争力的影响研究[D].南昌:江西财经大学,2015.

[5]李治.企业家与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J].生产力研究,201010):20-22.

[6]王胜利.关中区域现代化研究[D].杨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4.

[7]康九龄.试论我国农业耕作制度的革命及其历史意义[J].吉林大学人文科学学报,19584):31-38.

[8]佚名.发动群众大造水泥为实现农业水利化而奋斗[J].建筑材料工业,19602):8 12.

[9]中杰.关于我国农业现代化问题的讨论[J].经济研究,196312):73-78.

[10]刘恩钊,林兆木.试论农业集体化与农业现代化的关系[J].教学与研究,19641):31-36.

[11]ZHANG J X,SONG J Y.Comparison on agricultural collectiviz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Soviet Union[J].Economic Survey20032):59-61.

[12]蒋和平,崔凯.推进中国现代农业的建设与农业技术的选择[J].农业现代化研究,2009304):391-395.

[13]薛亮.从农业规模经营看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J].农业经济问题,2008296):4-9.

[14]夏春萍,刘文清.农业现代化与城镇化、工业化协调发展关系的实证研究——基于VAR模型的计量分析[J].农业技术经济,20125):79-85.

[15]廖亚斌,屈孝初.农业现代化评价指标体系的实证研究——以湖南省为例[J].科学与财富,201111):278-279.

[16]辛岭,蒋和平.我国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和测算[J].农业现代化研究,2010316):646-650.

[17]姜会明,王振华,闫爽.“三化”统筹下的吉林省农业现代化影响因素分析[J].税务与经济,20123):104-107.

[18]杭东.加拿大现代农业的主要特点[J].北京农业,201116):44.

[19]HIRANANDANI V.Sustainable agriculture in Canada and Cuba:a comparison[J].Environment Development & Sustainability2010125):763-775.

[20]罗超烈,曾福生.农业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加拿大经验及启示[J].世界农业,20156):28-31.

[21]张进.加拿大保护性耕作农业[J].当代农机,20082):26-28.

[22]孙艳萍,曲甍甍,嵇莉莉.加拿大农药经营与使用许可管理制度[J].农药科学与管理,20143511):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