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科学的理论与研究方法》系列课程第一讲:北京大学徐湘林教授莅临我院讲学

作者:王雨晴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5-10  浏览次数: 915

本网讯(王雨晴/文 周 洁/图)2019年5月9日晚,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徐湘林教授做客第120期政科-中农讲坛,在逸夫国际会议中心一楼报告厅作了题为《政治研究的学科化与科学化》的专题授课,此为《政治科学的理论与研究方法》系列课程的第一讲。部分研究人员同2017级、2018级硕博生参加了授课。专题授课由陈军亚教授主持。

徐湘林教授将政治学与经济学、社会学进行对比,强调政治是对社会价值进行权威性分配,进而引出本节授课的主题——从政治学到政治科学。他首先解释了学科的本质,即学术研究细分为学科,学科传统和实践具有结构性,能提供分析框架并聚焦于研究、促进合作,同时学科是有规则并受规则约束的专业领域。接着,他又分析了判断学科的专业定性与成熟的具体条件,包括学科的历史积累、学科的经典文献、开拓型领引型学者、学科领域专业知识的数量、研究的洞察力及研究的严谨性。

在徐湘林教授看来,政治学主要涉及有关政治、政府、国家、社会、政策、权威和权力等问题的研究和探讨。传统的政治知识大多是对政治制度(机构)的记载和政治生活准则(政治思想)的探讨。当政治知识的复杂性、精深度和自我意识达到一定程度,政治学就产生了。西方政治学的发展经历了漫长的欧洲政治知识的积累过程,19世纪中后期开始,美国政治学发展经历了欧洲化、美国化两个阶段,到二战后,美国领引了政治学的学科化进程,政治学开始了科学化的发展阶段。也就是在对传统政治学批判的过程中,学者们开始主张对政治知识的科学研究,即根据专门的科学方法和准则来获得和证明政治知识的真实性。正是对政治学科学化的要求使得政治的许多现象有了更加精细而明确的定义、理解与描述。

之后,徐湘林教授着重讲述了政治学的学术发展。他提醒同学们注意,知识是人们有目的创造的结果,社会科学针对的是社会问题,这是在了解基本需求后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过程。一是行为主义,20世纪50年代行为主义革命兴起,为了避免个人的偏好与主观价值影响结论的客观性,行为主义学者主张模仿自然科学,运用科学方法来研究政治现象。这种科学方法的研究程序有严格的步骤,政治学研究也开始从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引进新的概念与学说,如系统、结构等理论性概念。

二是“理性选择”理论,理性选择革命在行为主义革命之后,起点是后者从心理学借鉴来的松散的逻辑推理的基础。理性选择者批评行为主义者的研究不够严谨,因而把形式的秩序与数学的严密性充分结合在一起加以综合运用。虽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但也不断地弱化了人们的价值和准则、个体之间的关联以及一个民族的历史和制度所起的作用。

三是新制度主义,为了弥补在文化、制度等领域无法用行为主义与理性选择进行研究的缺陷,新制度主义开始兴起,进而带来了政治学科的整合。新制度主义开始重新重视历史文化、习惯、组织、规则和制度的重要性,并把它们看作是对政治生活起着重要的约束。同时也吸收了行为主义革命以来的不同学科成果,例如不再用两分法把组织或结构、利益和制度的其中之一看作是政治发展的驱动力。

结束后同学们积极提问,与徐湘林教授进行了交流。